二十五 迷雾中的未来(1 / 2)

繁空如花 九条锦鲤 2300 字 2020-10-16

安娜从肯尼迪机场走出来,深吸了一口纽约的空气,顿时就怀念起加州的温暖如春了。

谁能想到五月底的纽约竟还是阴雨连绵的?小风一吹,似乎是要冷到骨头缝儿里去。

安娜拖着行李箱,裹紧了单薄的外套,拦了一辆出租车往中城去。

临时来纽约是因为正好这里有两个工作邀请的日期背靠背了,显得十分方便,安娜也乐得来出差。若只是一个品牌邀请在纽约的话,她可能反而就懒得过来了。

刚上出租,电话就迫不及待地响了起来,就像来电的那位性格一样,都是等不及的急性子。

“安娜你到啦!!我就在看你的航班信息嘛,想说你怎么也该开机了。”陆然然的声音热热闹闹地传了过来。

安娜哈哈一笑,“到啦到啦,正去酒店呢。”

“那我等会去和你汇合?下午正好没课啦,说好的下午和晚饭时间留给我的哦!”陆然然连珠炮似地说话,让安娜想到了嘴巴塞得鼓鼓囊囊的花栗鼠,就是贪心起来可可爱爱的样子。

“嗯嗯,咱们说好的。今天起得早,我怕等会睡着了没听见你电话,你直接上楼来,房间1502。”说着说着安娜就打了个哈欠,看着车窗外滴答着小雨的天空,不由得一股睡意铺天盖地的笼罩了过来。

陆然然在那儿应了几声,两人就这么说定了。

然然的电话刚挂,安娜的手机又亮了起来,是余瑶。

“到了?”他那儿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安娜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整个人顺着座椅后背滑矮了一些,似乎下一秒钟就能睡着。

雨下得大了起来,车窗上的点点雨迹一个个晕了开来,逐渐形成水流,沿着玻璃光滑的表面落入窗缝里,又或是继而消失在雨幕中。

司机很贴心地将安娜的行李提了下来,酒店的门童又十分识趣地向前走了上来,这两位毫无排练地合作几乎无缝连接,这才让没有带雨伞的她不需要在雨中狼狈。

纽约的道路不宽,尤其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中城,更是显得拥挤。若不是直接进入地下车库,大部分都是停在路边,还总是会收到后面车辆“友好”的喇叭声。

安娜跳下车,走进品牌方帮她预定的酒店,这才略微松了口气。回头看了看外面,已然是瓢泼大雨,暗沉得不像是白天。

走进房间,只是想坐在床上稍微整理一下行李,没过几分钟,便趴着睡着了。

段落停下车,往街边一张望,就发现谭言穿了一身剪裁简单,却又有些设计巧思的连衣裙,正也往他的方向看来。两人一对视,谭言便笑了,抓着手机的手举起来挥了挥,往他这里走过来。

今天是和斯竺失联的第五天,作为一个正在进行拍摄项目的团队来说,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段落这两天左思右想着,编辑了无数条道歉的文案,却总是决定不好,没能发送出去,那句歉下的“对不起”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他知道这样很不好,每次想起来心里都跟猫抓似的,闹得慌,可就是总觉得词不达意,不知道怎么是好。

谭言约他周末看车,段落答应了,想着继续在房间里拉着窗帘呆下去的话,他可能就要疯了。

“最近还好吗?”谭言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头发和肩上还落了几朵蓝花楹。

段落微微一笑,给她指了指,一边也点点头,对她的问题并不回答。

谭言顺着段落的视线摸了头顶,这才小声惊呼,“呀,落了花!”说着四肢都僵硬了起来,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身上还有哪里也有,别乱动洒地到处都是。

段落开口说道,“洛杉矶的初夏里都是这些蓝花楹,一树一树地开,开得整棵树都让你瞧不见一片绿叶,看过去全是一片蓝紫色的花海,倒也是一番景色。”说着也启动车辆,“那我们先去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