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归途(五)(1 / 2)

华清愿 阿属 1993 字 2021-11-11

他寻到曲府管家,多番恳求后才知关于曲府传言的来龙去脉。

曲家有二女,大女儿曲流相自小习武,因武艺高超,经人推举成为朝中赫赫有名的女将军。可刀剑无情,她被抬着回到曲府时奄奄一息,脸部已布满血迹与伤疤,若不仔细辨认都难以看出她曾经也是人人夸赞的美人坯子。

曲夫人又恰逢大病,时日无多,她又一心想见见她许久未曾见过的大女儿,可曲流相已无法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了。于是便让与大小姐极像的二小姐扮成曲流相的模样侍奉了曲夫人五日。

五日后,曲夫人与曲流相相继离世,曲老爷更加沉默寡言,曲流萤也大病一场,可这曲流相未死毁容之事便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

两年后,曲流萤男扮女装出门寻乐子,再回府时,已经连路都走不动了。

管家前去请来的大夫都束手无策,曲老爷便找了一个神算子,那人说曲流萤自两年前命相就已改变,日后怕是灾祸不断,性命更是堪忧。

神算子说,唯有改去名字,隐去身份,寻得一个命硬之人常伴左右,才可保曲流萤性命无忧。

而他关捕头便是整个黎国命最硬之人,曲老爷已失去妻子与大女儿,就算拼了命也一定要保住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女儿。

曲流萤说,她要改名曲连其。而曲老爷更是利用传言顺理成章的将毁容的小女儿变成了所有人口中未死已疯的大女儿,并设计让他非娶她不可。

他去退婚时坚定地说自己喜欢的人是曲流萤,那时曲老爷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他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女儿,无论是美是丑,他都会一如既往真心待她。

可事实往往不尽如人意……

“不过短短五年,她便接连承受了两位至亲死亡,又因为救人毁了容,她那般爱玩的性子,竟五年都未曾出府。”老头的语气中夹杂的痛苦与悔意,“我能为她做的也唯有用我的余生尽心尽力地陪伴她。”

他与自己的爹娘,曲老爷,管家联合起来,才终于让她回心转意,再次回到关家,其实说到底,她不过还是爱着他,即便他曾那般厌恶她。

他没有告诉她,他早已从那些孩子的口中得知她就是那日的曲流萤,就让她以为曲流萤最美的样子一直留在他的心里吧,如今他爱的,只是曲连其了。

三十载一眨眼便过了。

他们依旧守在那个小小的客栈,哪也没去,直至寿终正寝。

“我比连其死得早些,她来到冥界的事是我升为冥仙时听期满投胎的孟婆说起的。

连其来到冥界见到我时,愣在奈何桥边许久,她询问孟婆得知我是冥王,也得知了我会在这里待上千年,便一直站在忘川河边。

而那些欲食魂魄的恶鬼告诉她,站在那里也迟早会入轮回,但进入忘川河便可变成自己想变成的样子永远待在这里。”老头再次坐了下来,声音沙哑。

“所以,连其她便进了忘川河?那时的孟婆没有告诉她,一旦进入忘川河便可能再无轮回机会,也可能会不记得你?”

“自然是告知的,孟婆对她说,进入忘川确能一直留在冥界,但这是一条不归路……

可连其一字一句地对孟婆说道,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无论多荆棘都是归途。

孟婆施法让她始终维持生前记忆,并在任职期间维护她不被恶鬼所食,而我在冥界见过她数次,竟每一次都未曾与她说个一字半句。

她倔犟地记了我上千年,又在暗无天日的忘川等了我一千年,而我……”

老头支起手撑着额头,泪水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我活了一千多年,从未见过有哪个头发胡子花白的人这般泣不成声。

我连忙轻轻拍了拍老头的后背,他略微缓和后才继续说道,“上一任孟婆与连其相伴数百年,颇为熟识,孟婆说她常常